027-87329146

地址:武汉市洪山区白沙洲大道72号

您现在的位置 : 首页 > 学术交流

学术交流

车辆与行人携带物接触的鉴定

车辆与行人携带物接触的鉴定

  车辆与行人是否接触的鉴定一直是鉴定的难点之一,其鉴定不仅要包括车辆与行人身体的接触,还要包括与行人携带物品的接触,近期我们通过对行人携带物痕迹与微量的鉴定,成功确定一起交通肇事逃逸案件。

  2015年9月7日凌晨4时许,交警接到报案,一老人受伤倒在道路中间。

20160113101606.png

  现场为双向四车道,老人右侧卧倒于内侧车道,身边有断成两节的木棍。既没有车辆的散落物,也没有车辆的制动印痕。好在是凌晨,过往的车辆有限,交警确定了一辆经过事发路段的正三轮,需要鉴定与行人及其携带物是否接触。

  一、现场照分析,确定受力方向

   行人在路中,有两种情形,一是行走,二是横穿,根据其倒地方向和木棍的散落位置,其受力方向应为右后斜向受力,那么车辆就应与行人为同向,车辆左侧接触行人及木棍的可能性大。

  二、检验行人外衣外裤及拖鞋

   外裤可见右膝盖与路面的磕碰痕迹,拖鞋可见鞋底的搓划痕迹,左重右轻。

  三、检验木棍

   两节木棍的断口新鲜,经拼合检验,长100cm,51-55cm处可见凹陷状的碰撞痕迹。凹陷处可见蓝色油漆,呈细小颗粒和粉末状,与木屑混在一起。当时的技术难点:一是木棍的头尾难以确定,因此痕迹的方向也不好确定下来;二是痕迹有两条,一条相对尖锐,一条相对柔和,但是两条之间缺乏关联,是一次形成还是两次形成,尚不清晰;三是痕迹是印压痕迹还是擦撞痕迹,由于需要当场确定是否接触,一时有点拿不准。

20160113101711.png

  四、检验车辆

   现场勘查一般遵循先重点后一般的勘查顺序,但在交通事故中,时间有限,个人主张先巡视测量,整体观察,一般勘验非重点,排除干扰后再仔细勘验重点部位,以免勘验中发现一个比较吻合的,结果后面发现还有更吻合的,因此需要巡视现场,整体把握,确定重点。

   根据前期现场照的分析,右边没有可疑之处,左边前中后三个部位似乎都可以形成。仔细勘验,未发现木屑等转移物,可疑点在于:一是左后视镜镜片破裂,破裂口比较新鲜,但后视镜镜罩未见硬物磕碰痕,虽然现场未发现玻璃镜片,但也不能排除嫌疑;二是货箱左栏板前锁扣手柄表面灰尘减层痕迹,后部下端新鲜凹陷痕迹,表明是柔性物接触后产生的移位痕迹,其下端相对尖锐,可以形成木棍的痕迹;三是货箱左侧后部下端,痕迹相对来说是比较吻合的,但也只是在可以形成的范围内,毕竟缺乏微量的佐证。

  五、微量的检测

 (一)红外与拉曼

   提取了驾驶室前围板下端、驾驶室左后立柱下端、货箱左侧后部下端三处的油漆,由于木棍的微量较少,红外不能做,用拉曼做,发现都有荧光干扰,只能确定为性能相同的同类油漆。但此时并没有其它证据的佐证,这种孤证是缺乏证明力的。

 (二)扫描电镜

   幸好,我中心为提高技术水平,不惜代价购买的荷兰飞纳安装调试到位,通过扫描电镜的检测,木棍上的油漆和货箱左侧后部下端的油漆均检测出六种相同的元素,且从谱图中看出元素比例高度相同,因此,木棍上的油漆和货箱左侧后部下端的油漆的元素成分是一致的,属于同种物质,而与驾驶室前围板下端、驾驶室左后立柱下端存在差异,该车的驾驶室是加装的,与原车油漆不同。

 六、总结

   通过微量的佐证,能够证明的是货箱车身的油漆与木棍擦撞处的油漆成分相同,回头反思和对比,发现木棍的痕迹应是印压形成,两条痕迹应是一次性形成,其间距应当是货箱左侧后部下端三角片的宽度,二者形成反向对应的关系。在特定的时间和空间条件下,可以证明该车与老人携带的木棍存在接触。

   当然了,事故在电光火石间发生,部分细节无法完全还原,但想方设法,抓住重点,基本事实还是能够通过科技手段证明的,科技手段又强化了痕迹的分析和论证。